留学生尴尬“被代购”费时费钱还可能违法

“亲,能不能帮我买一支唇膏带回国?

”在微信上看到朋友发来的消息时,我已经回国半年。

朋友不在意我的近况,只关注我能不能代购固然让人感叹,但回了国都逃不过“被代购”的命运,更令我唏嘘。

所谓“被代购”,就是留学生本人根本没有代购的意愿,但迫于压力不得不完成的代购。

在加拿大留学期间,“被代购”成了我最大的烦恼。

因为从留学第一天起,我就增加了“骆驼”属性。

之前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,仅限于朋友圈点赞的熟人都从社交媒体上冒了出来,三句之后总离不开一句话:“能不能帮我买东西?

”有时父母也会跟着劝我:“人家就是买点东西而已,能帮就帮。



其实,很多留学生都有这样的烦恼。

只是帮别人买一些东西,又不是不付钱,为什么留学生们会抵触呢?

关键问题在于时间和认知差异。

留学学习强度之高,是我在国内读本科期间没有体会过的。

熬夜赶论文、读文献、做小组作业是家常便饭,留学生活日常在宿舍、教室和图书馆三点一线。

每天都被上课和考试占据绝大部分时间的情况下,睡觉都要挤时间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代购对我来说绝对不是赚钱的机会,而是实实在在的打扰。

身在国内的亲友并不了解,国外代购不像在国内逛街那么容易。

国外的不少大学坐落在偏远的郊区或者乡村,但国外的公共系统并不发达,公交车班次间隔长,周末运营时间短。

要想去商场采购,有时需要花两个小时倒公交,有时不得不搭上人情求一趟“顺风车”。

到了商场,还要花时间找到和相应的,一来一回造成身体疲累,也失去了一整天的学习时间。

在我所帮忙买过的东西中,大到10多斤的扫地,小到15毫升的眼霜,无所不包。

我最不喜欢帮人购买的莫过于化妆品。

我是化妆品的“门外汉”,国内的亲友们经常有化妆品代购需求但又不提供英文名,中文名云山雾罩不知所云,只能根据图片一一比对,一不小心买错就要折返退款。

国外的小型商场通常色号不全,又要一家家商场地找货,简直不胜其扰。

国内外消费文化有差异,有些亲友盲目要求代购,却不顾一些基本常识。

比如一些国外的低价iPhone是和当地服务商绑定了消费套餐,在中国无法使用。

一些家用电器只适应110V的电压,而国内是220V。

另外家用电器的插头也和国内完全不同,如果没有转换插座就无法使用。

还有一些产品拿回国内使用后出现损坏,无法质保。

国内的亲友最难以感同身受的消费问题是消费税,外国很多的消费税并不包含在售价中,而是需要额外支付。

亲友往往认为,代购可以省下为数不小的钱,于是在网上简单查询了后就要求购买。

等拿到购物小票才发现需要交纳额外一笔10%消费税,就不情不愿起来,就算没有要求退货,也对价格很不满。

留学之前我以为我出国的目的是读书、拿到学位,万万没想到自己还身兼“客服小妹”和“”的角色。

买之前要帮忙问清楚使用方法,购买之后要间接咨询使用问题,时不时还有人因为有色差、不喜欢等理由让我再去退货。

在“钱”方面,经常迫于人情“被代购”的我也有很多难言之隐。

亲友的口头禅通常是“等你回国我把钱给你”,这意味着帮忙购买的货款都要靠自己垫付。

我曾经因为帮亲戚购买一瓶香水而预支了下个月的生活费,只好节衣缩食每天吃挂面。

除了商品本身的费用,代购还有很多隐形费用,比如汇率、车费、邮费,等等。

汇率是最让人头痛的问题。

我在留学时帮朋友买过一个眼霜,等回国后朋友时汇率走低,计算下来代购一次我反而赔了200元。

赔钱事小,但心里非常不是滋味。

车费看似很少,但叠加起来也是惊人的一笔。

每当要进城帮人采买,我的心情就和小品里那句台词高度一致:“来时的车票谁给?

”还有朋友着急拿到代购品,要求邮寄,但邮寄后只支付货款,丝毫不提及邮费的支出,让人非常无奈。

要想避免“被代购”的命运,对留学生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拒绝。

面对代购需求,很多人可能磨不开面子,为此,留学生出国前不妨低调一些,比如出国前不组织吃散伙饭,叮嘱父母不要逢人就炫耀儿子、女儿出了国。

这样,在某种程度上可以逃避蜂拥而来的代购大军,省却很多不必要的烦恼。

如果实在避之不及,也可以建议亲朋好友进行网上购物。

现在购物网站和APP非常多,时效性和便捷性远超拜托亲戚、麻烦朋友“人肉”运回。

当然,亲朋好友也应意识到,留学的第一要务是学习,尽量不要让出国留学的孩子因代购浪费了时间和精力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19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《电商法》规定,无论在网上卖货或者开代购店,都被列为电子商务经营者。

此前处于灰色地带的个人海外代购将会受到约束。

面对亲友的代购要求,留学生们或许可以有理有据地拒绝了。

尽管很多留学生因为“被代购”而叫苦连天,但不容否认的是,确实也有留学生将代购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简直把代购当成了本职。

他们每天手机消息响个不停,去商场门口排队抢低价商品和限量款比去上课都积极,甚至有人洋洋得意地炫耀自己每次回国前带两个背包,回国出手后就能赚出往返机票价格。

有媒体曾报道过澳大利亚等国留学生通过代购月入10万。

不过,留学生从事代购存在违反当地法律法规的可能。

比如,去美国和韩国留学的群体,持学习签证通常没有工作许可,从事代购和打黑工性质是相同的。

留学生因为做代购被遣返的新闻也时而见诸报端。

各国对于代购的专项打击也层出不穷,像号称奶粉代购天堂的澳大利亚针对10公斤以上的包裹出台了严格规定,对离岸乳制品进行更严的检查。

加拿大虽然没有针对代购的限制政策,但是如果留学生不积极学习,停学超过150天或一直停留在同一年级,就会被取消签证。

所以,假如留学生因为代购生意翘课太多,恐怕会影响签证的有效性。

留学生选择从事代购工作,往往是出于门槛低、零成本。

事实上,如果留学生想在学习之余为自己赚点生活费,在国外可从事的合法工作有许多。

学校通常会给学生提供诸多,如国际学生中心、各级办公室、咖啡厅、食堂等都有适合学生勤工俭学的兼职岗位,一些兼职岗位甚至还能晋升。

这些岗位能够帮助学生了解学校服务、练习英语口语,掌握基本办公技能,获得一小笔收入补贴日常生活。

很多国家也允许学生在校外带薪,此机会应用专业知识,了解行业动向,为未来打下基础。

想要体验国外社会文化的同学还可以选择去校外的志愿服务机构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今日财经网留学生尴尬“被代购”:费时费钱还可能违法